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19th Jul 2010, 15:01 | 玄學館 | (196 Reads)
早前出左篇文寫長生十二運,文中我支持陰陽不分家,即陰陽同生死的「四長生」而非「八長生」,今搵到新的資料,可以再補充一下。同時亦分享一個觀點,從另一個角度睇河圖洛書,希望俾到大家啟發。《大六壬說約》中,有一節提到「十天干用八長生,十二地支用四長生」,並說古人亦曾經於十天干用「四長生」,後來因陰干的祿位有差錯,故改用「八長生」。事實上,我曾在其他命理、術數書中,指出「長生十二運」中的「臨官」,即是天干的「祿」。

如此一來,五陰干的「臨官」與「祿」就不相配,此即是改用「八長生」之故。《壬學瑣記》亦有言「殊不知臨官與日祿本不相容」,即是說「臨官」與「祿」本是兩個不同的概念,如果將兩種不同的概念「合而為一」,其中一方勢必退讓。在此情況中,「退讓」的是「四長生」變「八長生」

走筆至此,令我想起讀中學時的故事。當日上中史課,老師介紹了一種「史學觀念」,大至是「時代越後,所寫的上古史越詳盡,亦越多虛構的成份」。舉例說,古人寫黃帝戰蚩尤相對簡單,但越到後來,就加入越多內容,例如玄女、風后、應龍等角色,又加入玄女授六壬、奇門之術,不一而足。

我引此段往事,是希望大家明白,今日我們看到的「命理、術數古本」,都不要「信以為真」,隨時代轉變、發展,後人將前人傳落的東西,加以刪改、竄改,已非本來面目。當中有好多內容,其實已經是後人加入,似是而非。所以大學時,有教授同我地講,「一件歷史謎題,可能有好多解釋,當中最少假設、最簡單的,可信性最高」。

同理,對於術數上的各種「謎題」,我個人亦以上述為原則,「出現時間最早、最簡單的,應是最可信」。此即為什麼我對於「四長生」、「八長生」,我支持前者,原因亦是如此。

同理,對於河圖、洛書,用上述歷史觀,亦有得著。自己的電腦中,有《四庫全書》的檢索系統,我分別檢索「河圖」、「洛書」二詞,二十四史中,最早見《漢書》。當然,河圖洛書與八卦相配,故「經部」之中,亦多有書籍討論。可惜的是經部著作,加入好多哲學上、形而上學的東西,我係學歷史,始終認為參考價值唔高。

《漢書》講,八卦源於河圖,伏羲得之而成八卦;而洪範九疇則出洛書,但《史記》卻無此記載。事實上將河圖洛書「發揚光大」,已經是宋朝陳希夷、康節先生,距上古已經幾千年,故此我們睇河圖洛書時,應集中其「數理」而非「歷史」。

錢穆《國學概論》,有一節論《易經》,則認為八卦是上古文字,例如「乾」即古文「天」字。又作一推想,古人出行,於山上找到大澤,可解渴,故於山下畫上「澤山咸」,即「山上有澤」之意,惠及後人。此即是對「八卦」作最簡單的解釋,亦可能是最有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