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19th Apr 2010, 15:46 | 玄學館 | (555 Reads)
好早想寫一文,討論一下「天乙貴人」的起例問題。不過子平、大六壬、七政四餘中,都有「天乙貴人」存在。各家各派起例大異,事實上,就連「大六壬」本身,對於「天乙貴人」的起例,亦「各自表述」。由於在大六壬中,「天乙貴人」有絕對的重要性,更加不容出錯。現在等我先列出,到目前為止,所找到的「四種」起「天乙貴人」方式。A)首句「甲戊庚牛羊」。《御定星曆考原》採此法(實際上當中二法並存)。清人俞正燮在《癸巳類稿》中,指出古代的六壬古籍、題為安倍晴明著的《占事略決》,都是以此法起「天乙貴人」。

B)首句亦是「甲戊庚牛羊」,不過將A的「壬癸免蛇藏」改成「壬癸蛇免藏」。《星學大成》,明.陳公獻,近人徐養浩,大陸的伍劍虹等人採此法。

C)首句「甲戊兼牛羊」,後有「庚辛逢馬虎」句。此口訣見《淵海子平》及王心田《命理用神精華》一書。應是習子平者起天乙貴人之法。

D)首句晝貴「甲羊戊庚牛」,夜貴「甲牛戊庚羊」。此法見《協紀辨方書》。《張果星宗》、《六壬大全》、韋千里、袁樹珊、紫微楊、八六居士等,以及秦瑞生在《大六壬預測學》中,採此法。

我最初是用上述B的起貴人例。原因是自己曾經在網上,找到一份不知作者的六壬入門講義,上面所用的,正是方法B。但後來,在閱讀更多有關大六壬的書籍後,我慢慢覺得如果學大六壬,應該用方法D才對。

起初,我對《協紀辨方書》的起貴人例有點抗拒,原因就是此書名前,加有「欽定」二字。在古代中國,凡書本加「欽定」二字,即是皇帝看過的版本,從此不得有任何更改,否則是大不敬。所以此二字有點「霸權」的意味在,自己不太喜歡。

但自己細閱當中內容後,發覺在討論「天乙貴人」時,確實有幾分道理。在書中引曹震圭說天乙貴人仍紫微垣旁一星云云。我心想:既然是「一星」,那在天文學中應該找到相應的依據。

於是我開始看《張果星宗》(雖學者應該是偽書,但言政餘者無不奉此書為圭臬),發現當中起貴人例,與《協紀辨方書》同。到最近,在圖書館中借了幾本紫微楊來看,在《燃犀日知錄》中提到他自己亦是以此法起貴人。

而在紫微楊口中,推崇備至的八六居士,亦是以此法起貴人。當然,我不會因為是名家用此法起貴人,我就會盲從。事實上《協紀辨方書》中論貴人一節,有詳盡的討論,「講得服我」,我先會用此法。

而且《張果星宗》的起例與《協紀辨方書》同。《張果星宗》早在康熙年間已收入《古今圖書集成》,而《協紀辨方書》則成書於乾隆年間。更妙的是,雖然《星曆考原》的口訣是「甲戊庚牛羊」,當再看落去,你會發現內文的口訣,竟然是「甲羊戊庚牛」。

《星曆考原》一書,是康熙以西法,重新測定神煞,務求起例一致。但為什麼如此重要的天乙貴人,同一書中,竟然會有兩種起法?我相信康熙是出於政治考慮才有如此安排。因為在「天乙貴人」後,立即指出口訣是「甲戊庚牛羊」,但在隨後的「解釋」中,用的卻是「甲羊戊庚牛」。

從蛛絲馬跡可以看出,中西曆法之爭其實並未平息,只不過由明爭變為暗鬥。《星曆考原.卷五》中,將兩種起例並例於「天乙貴人」條中,但對「甲戊庚牛羊」一法又不加解釋,其意應是平衡中西雙方學者及政治上的考慮,實際上,應是同意起例為「甲羊戊庚牛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