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16th Apr 2010, 15:10 | 太史館 | (66 Reads)
此題的「未同而言 斯文將喪」,內嵌「同文」二字,指的是清朝「同治中興」期間成立的同文館。但此館的成立,在當時引起一埸不大不小的風波,主角是恭親王與大學士倭仁二人。其中亦涉及關於引入西方天文學、曆學等知識,可為「曆法之爭」的一個「結局」。

當時恭王主政的「總理衙門」,主奏請設「同文館」,自己培養在「西學」方面的人才。可能是因為章程訂得不當,以倭仁為首的守舊派群起而攻。原訂的章程是「咨取翰林院并各衙門正途人員,從西人學習天文算法」。

所謂「正途人員」,是指所有經過科舉考試而得到「科名」的人。清制,進士例授翰林院官職,三年教習期滿,開坊留館,用十年時間就可以當到「內閣學士」,之後可以內轉六部侍郎,外放督撫;又或是轉為「言官」;至不濟亦可分發各省做知縣。

但習「天文曆法」,最大的官是做到「欽天監監正」,屬於「冷衙閒槽」之列。就算好似湯若望不斷加封,得的亦是虛名。因此「正途人員」的負面反應,除「華夷之別」外,更有為自己「錢途」的打算在內。當時有一副對聯,頗值一讀:

「鬼計本多端,使小朝廷設同文之館

   軍機無遠略,誘佳子弟拜異類為師」

由於清朝自康熙開始,打出「理學治國」的旗號,因為朝中亦有一大批「理學名臣」。但此等大臣,真、假道學混雜,固守「華夷之別」,又以打擊「王陸心學」為己任。到同治時,「理學名臣」的頭銜落到倭仁之手,他亦當仁不讓,上疏反對設同文館。

由於倭仁的奏折中,有「天下之大,不患無才,如以天文算學必須講習,博採旁求,必有精於其術者」之句。於是恭王想出「請君入瓮」之法,下上諭要倭仁保舉。當時倭仁的學生,假道學的徐桐,從阮元《疇人傳》找出一大堆人名,又說宣城梅家一門,世代皆精天文曆算,可以保舉。

但倭仁自己以「理學名臣」自詡,一旦與「洋」字沾上邊,就變成「假道學」。於是決定以「無適合人選」為理由復奏。但恭王不放過他,下旨要倭仁在「總理各國事務衙門」行走,倭仁更加不願,於是上疏力辭。但在恭王主持之下,接連下了數道措詞十分嚴厲的上諭,要倭仁「毋庸固辭」。

據說倭仁自己曾占了一課《易經》,說「在位不吉」(不知占了什麼卦),但如果上疏「請開去一切差事」,隨時得嚴讉。所以自己想出一條「苦肉計」,有一次在太廟行禮時,倭仁挑了一匹不規矩的馬來騎,在石階前一頭撞在石階上,打算「以身殉國」,最後只是重傷而回。

之後亦沒有上疏抗爭。在此回合之中,從西人學天文曆法,雖未有涉及學術上的爭論,只局限在政治層面。但守舊一方仍然大敗而回,更埋下足以覆滅清室的黨爭伏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