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15th Apr 2010, 15:31 | 太史館 | (144 Reads)
明朝所用的《大統曆》,實際上與元.郭守敬的《授時曆》沒有分別。但在推算節氣及日、月蝕時,《大統曆》加入了《回回曆》的推算方式。《回回曆》與今通行的「公曆」大同小異,一年365天,分12個月,正月至三月各31天、四月32天、五至六月各31天、七至八月各30天、九至十月各29天、十一至十二月各30天,遇閏年則十二月加1天。《大統曆》用至憲宗成化年間,所推算的日、月蝕已經出現誤差,但憲宗以「天象微渺」一言帶過,未有任何補救之策。由於《大統曆》的「曆元」定在元世祖至元十八年辛巳,到武宗正德年間已過230多年,誤差亦越來越大。

到世宗嘉靖年間,在嘉靖七年、十九年分別有兩次推算有日蝕,但結果日蝕沒有出現。大臣亦有改定曆法之議,但信神仙的世宗應該「日當蝕而未蝕,係上天之眷顧」,所以終嘉靖之世,亦沒有實行「改曆」之議。

神宗萬曆末,利瑪竇來華,傳入西方先進的天文曆算知識,事實表明其精確度勝於古法。思宗崇禎初年,在思宗本人意願及徐光啟支持下,「改曆」遂成定議。但由於「國家授時,事關國本」,古代士大夫以曆法「能定正朔」,作為體現國家主權、國體的一種手段,所以十分反感西方傳教士修曆,加上有些人以「曆法」作為「獵官」的捷徑,第一次「曆法之爭」遂起。

當時修曆設「四局」,各搞各的。四局為:大統、回回、西局、東局。西局即西方傳教士,東局則是以「修曆」為「獵官」捷徑的曆學家魏文魁。崇禎十年正月初一日蝕,各局推算結果如下:
1.大統:食一分六十三秒(百秒制)
2.回回:食三分七十秒
3.東局:游氣侵光三十餘秒
4.西局:京師見蝕一分十秒。雲南、太原不見蝕。因緯度不同,各省初虧、蝕甚、復圓時間亦不同。

但就算西方所推準確,守舊大臣亦不願廢止《大統曆》。至崇禎十六年三月初一日蝕,又是西法準確無誤,思宗下詔改曆,但因李自成入京,明亡,而未有施行。故滿清入關,所行的曆法,就是依西法制定的《時憲曆》。

但順治時,曆法之爭復起,欽天監吳明炫上書劾湯若望,指其推步水星行度不準。但順治派人實測之後,發現吳明炫係誣告。第一回合,舊派敗績。但到第二回合,則大獲全勝。

康熙即位後,四輔臣輔政,「頗右(楊)光先」。於是楊光先上書攻擊湯若望,主要「罪狀」有二:一、所推曆法只有二百年,暗示大清只有二百年江山;二、為榮親王(董鄂妃之子,剛出生就夭折,未及改名而死,追封榮親王)選墳地時,不同正五行而用洪范五行。

第一罪故是「欲加之罪」,而第二款則是因為順治愛子心切。更重要的是,湯若望為孝莊太后所信任,相傳康熙得為皇帝,就因為湯若望的一番說話,可算「一言興邦」。故四輔臣「頗右光先」應是有政治鬥爭的因素在內,但楊光先自己不爭氣,修曆時「屢算屢錯」,得到材料後又不懂制作儀器。

到最後恭上《七政民曆》,但此曆書有許多缺失,南懷仁當時指出,此曆中的錯誤如:一年有兩個春分、兩個秋分;應該在九年正月置閏,此曆卻在八年十二月置閏......。於是康熙下令眾外國傳教士與中國的曆學家辯論,但各不相讓,於是康熙又下令雙方,推步康熙八年正月及二月,立春點、雨水點、月、火、木三星躔度等五項「考試內容」。

最後西方傳教士一方「逐項皆合」,而楊光先一方就「逐項不符」,所以傳教士得到康熙的信任,於是就由西洋傳教士負責制定曆法。在清初的「曆法之爭」中,西方傳教士可算是「先敗後勝」。

[1]

湯若望用洪范五行?洋人都識中國嘅五行?


[引用] | 作者 讀姐 | 22nd May 2011 23:50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