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23rd Mar 2010, 15:46 | 雜談 | (26 Reads)
如今大陸西南大旱,令我記起一位水利專家,他的名字叫黃萬里,一個所有中國人都應該知道、記得的名字,因為他代表全中國知識份子的良知......

關於黃萬里的生平,大家可以上網搵,此不贅。至於現今西南大旱,關黃萬里什麼事?因為黃教授一早預見有這個結果--起三峽大壩帶來的惡果--就是氣候的極端變化,做成西南大旱。早在黃教授寫給中央的信中,已經清楚表明了。

早在五、六十年代,中央要興建三門峽大壩時,黃教授已經在為時7日的討論大會上,「舌戰群儒」,力陳興建三門峽大壩的壞處。但毛澤東一句「這是什麼話」,黃教授就被打成右派,而三門峽大壩的惡果,已經証明「真理」是在黃教授一方了。

到三峽大壩,黃教授連續向中央寫了6封信,病陳興建三峽大壩的嚴重後果,要求用30分鐘時間,向中央領導人講解,但中央一封信都沒有回。

黃教授一早已經預言,興建數百公呎高的大壩,大單阻止水流,更阻止東、西向大氣流動,東南空氣不入西部,結果是乾、熱。早幾年,中國西南方的高溫天氣、現今的旱災,已經再一次証明「真理」是在黃教授這一面了。

如今在電視見到同胞們無水用的慘況,令我想起黃教授的「預言」。至於三峽大壩是否如黃教授口中的「禍國殃民」,歷史自有公論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