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31st Oct 2009, 14:12 | 月旦 | (16 Reads)

今日睇《蘋果日報》,當中有一篇評論文章深深的吸引我的目光。這篇文章是講述一位名叫Matthew Hoh的美國外交人員,因為不滿奧巴馬的阿富汗政策而辭職。由於這位仁兄是軍人出身,參加過伊拉克戰爭,是一位有經驗的軍事、外交人才,所以他的辭職立刻受到美國國務院的關注。

全文見: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template/apple/art_main.php?iss_id=20091031&sec_id=4104&subsec_id=15337&art_id=13370089&cat_id=6939156&coln_id=60 

為什麼我見到這篇報導會大有感觸?因為我看見這篇評論,我就自然想起香港泛民議員的「五區總辭」方案(先申報,我個人是支持「五區總辭」的)。泛民議員用辭職的方式表示對香港政制法展的不滿,其實無可厚非,市民與「保皇」議員亦不用覺得奇怪--因為他們才是真正的「議員」。

中國古代大臣,有一套「以去留爭政見」的功夫,簡單而言,當皇帝一意孤行,推行某些不利民生的政策,而又不聽勸諫,大臣們就會上疏請辭,作為最後的抗爭手段,此方為「正色立朝」的大臣本色。

今日香港,政制發展停滯不前。這不是泛民的錯,而是政府的錯。因為政府並未有盡她應盡的憲制責任--就是達到全民普選立法會及特首--這是政府的責任。但,05年的方案,只可以用「不知所謂」去形容,如果特首(政府)再沒有一句切實的承諾,泛民議員「五區總辭」,以去留爭政見,方為議政者應有的風骨。

但,我對特首並沒有期望,因為他完全沒有責任感(在政改而言)。當特首﹔下「翻叮」05方案時,我希望不會見到吳可讀的事再一次發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