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6th Jul 2009, 15:06 | 雜談 | (80 Reads)
馬季收爐,眾多賭仔無得賭,一定周身唔聚財。仲有兩個月時間先開波,想在此探討一下賭仔心態。有一個現象好奇怪,幾乎每一個賭仔都有,要睇一個人係咪賭仔,我相信呢個就係好好嘅指標。

每個賭仔,逢賽日都會拎住一份二份馬經,好勤力咁做功課(讀書都無咁勤力)。如果賭仔們跟報上的「名家」們的貼士落注而輸到「雞口雞面」時,都會用上最粗魯的助語詞,「問候」一眾名家的母親一返,之後就話「以後打死都唔跟佢買」。

之但係到下一個賽日,又會見到佢拎住一份二份馬報刨,又跟住上次令佢輸錢的「名家」落注,自己就話「信多佢一次」。可能呢一D就係賭仔的特徵。每次輸錢之後就破口大罵,下一次又當正人地係馬神咁。

反觀一眾投身股海的老散,每日都拎住份財經,睇下D「名家」有咩介紹。一睇到個NO.,就瞓身落去。輸左錢就叫人地「趁地淋」,咁樣同D賭仔有咩分別?

所以話,全香港最大的賭場就係叫「香港交易所」。如果D「道德塔利班」(如明光社之流)一定要香港政府禁賭,應該第一時間走去封左港交所,唔好成日針住馬記。就本質上黎講,老散買股票就好似賭仔買馬一樣,因此,一眾「道德塔利班」下次如果反對馬會加賽日,應該首先去港交所示威,最好封左港交所呢一間最大賭場,先好對馬會指指點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