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17th Jun 2009, 16:27 | 月旦 | (37 Reads)
本之之「嬌」,非因淫照而雌伏年多的嬌,而是在大陸因反抗淫官強暴的烈女鄧玉嬌是也。說來也有點諷刺,香港的阿嬌因淫照而幾乎「一鋪清袋」,大陸的阿嬌亦因反抗強暴而幾乎被判死刑。看來此「嬌」字的確是流年不吉,但無論如何,兩個阿嬌結果都是化險為夷,可謂不幸中之大幸。

回說大陸的「烈女嬌」,可稱大陸女性的典範,亦可以看出大陸官員的心態。在大陸,於娛樂場所工作的女性,不管賣不賣身都好,在官員的強迫之下,好多都只作「象徵式」的抵抗,結果就是此等淫得嚐美女。

站在女性的立場,在風氣如此開放的世代,與男人發生性行為可以說是「家常便飯」。更重要的是她們作出「特別服務」之後,得到的金錢可以是自己人工的幾倍。在金錢的誘惑之下,女性是好難抗拒。所以「烈女嬌」在幾個淫官拿出一大疊銀紙之後,仍然堅拒出賣肉體,是值得廣大人民尊敬。

而此等淫官,如此明目張膽,可說視法紀如無物。這就令我想起年初的另一淫官林嘉祥。此人在非禮小女孩後,更向女飛父親說「給錢嘛!」「你們算個屁」。正是此等淫官擁有特權,才視國法如無物,這就是我們的國家。

「大國崛起」?或許吧,但事實是,「大國崛起了,做官的也崛起了」,這就是我們國家的實況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