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2nd May 2009, 14:34 | 月旦 | (15 Reads)
今次「甲型H1N1流感」(都係豬流感順口)終於都到香港,我月底仲要返廣州,一諗起填表就覺得煩,唉「應死唔洗病」,政府洗咩咁驚丫,做咁多野都係怕出左事之後俾人鬧。如果係咁嘅話到不如唔好做。

政府咁緊張係佢嘅理由,沙士的教訓太過大喇,到依家好多人都有陰影,呢D我明白。但目前嘅個案係外地傳入,又唔係我地本土的人傳人個案,政府其實無必要咁大陣仗。美其名係關心市民,實際上就係怕孭鑊,呢一D又叫做關心咩?情況就根似8號楷話「真心希望俾機會大家套現」一樣。

政府謹慎係好事,但今次好明顯就係過份左,「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」。呢一種既然係新的流感病毒,而且已經在美洲大爆發,傳到香港只係時間問題,或者話一定會傳黎香港只不過係唔知幾時。既然知道要黎嘅,政府又洗乜成日關會丫,咪又係做個樣俾市民睇。

總之我都係講戈句,應死唔洗病,我屋企人成日話我污穢不堪,但我就話咁樣先可以練到個免疫系統,中左豬流感嘅話,咪當幫自己update個anti-virus software。學陳水扁話頭:「我無驚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