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太政高僧 | 30th Apr 2009, 16:01 | 太史館 | (44 Reads)
讀預科中史時,當中有一個部份是讀中央制度史,即係要讀中國歷史上出現過的政治制度,有我地熟悉的「三公九卿」、「三省六部」、「二府三司」等。到最後老師問我地一個問題,就係讀左咁多種制度,到底要我地知道D咩?我地班無一個答到,而老師的答案就係皇權與相權的關係,在先秦時代丞相仍然有一定權力,但到後來皇權越來越大,成為唯一的權力,我地要知道的就係兩者的變化。

有一個時期,我對老師的講法深信不疑,但到後來,我開始懷疑老師的講法是否正確。雖然我地在史書當中,經常可以看到丞相等官員的品秩職掌,而且在先秦時代,丞相一職的權比近代為大。但這不代表相權可以對皇權作出制衡,因為我們要知道丞相一職都是皇帝任命,表示丞相的權力由皇帝而來,試問又如何制衡皇權?

不知道各位還記得無線的一套劇集《金牌冰人》否?當中一句對白我十分有印象,劇中的皇帝說:「朕乃天,天乃至高,高於《唐律》之上」。雖是戲劇之言,但仍可作參考,皇權既然高於法律,相權又如何作出制衡?所以自古至今,皇權始終都是至高無上,相權根本沒有起到制衡皇權的作用。

由此我又想到江青,對,毛澤東第四任妻子江青。在文革後期,江青把矛頭指向垂垂老矣,離死不遠的周恩來。把幾十年前「伍豪退黨」究件挖出來批判周恩來,但我們要知道,江青沒有公職、沒有黨職、沒有軍職,只是一個「中央文革小組」(由毛澤東下令成立)的副組長,何來權力把一件幾十年的老案翻出來?背後明顯是毛澤東授權,因為周恩來是國家總理,不是一個「江副組長」可以動得了。

在審判江青的時候,她講了一句人話:「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,他叫我咬誰,我就去咬誰」好像很可悲,卻是事實,如果不是毛澤東,江青何來權力去整人?


[2]

咁撒開政事,以五行命理,毛澤東係咪好人?聽啲識命理嘅 Uncle 講,佢八字一啲愛心都無,仲好陰險奸詐,唔知堅定流呢?


[引用] | 作者 讀姐 | 23rd May 2011 03:14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]

精彩!合理!


[引用] | 作者 杰赫 | 22nd Mar 2010 16:33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