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太政高僧 | 11th Jun 2009, 15:20 | 月旦 | (19 Reads)
今年「六四」,我身在廣州,因為有位長輩大壽,要返去飲壽酒。可以說,幾乎每年「六四」我都身在他方,想好好紀念一下捨身為國的學生,亦都只能把思念藏在自己的心中。20年前的學生,在我心目中是不折不扣的愛國青年,如果連要求反貪、民主、自由都變成「反革命」、「叛亂份子」的話,恐怕香港起碼有一半人都變左「反革命份子(包括我)」。 (閱讀全文)